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数据“迷雾”凸显土壤污染困局

   时间:2014-04-29 11:28:00     浏览:546996    评论:0    
核心提示:4月17日,国家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土壤污染数据终于从国家秘密走进公众视野。《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一线调查发现,该公报数据更大的意义在于破冰,土壤污染详细调查数据、污染控制难和修复技术滞后等重重难题依旧困扰着我国土壤污染治理。具体数据仍锁深闺 这次调查起止时间为

4月17日,国家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土壤污染数据终于从国家“秘密”走进公众视野。《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一线调查发现,该公报数据更大的意义在于“破冰”,土壤污染详细调查数据、污染控制难和修复技术滞后等重重难题依旧困扰着我国土壤污染治理。

具体数据仍锁“深闺”

这次调查起止时间为2005年4月和2013年12月。公报显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其中耕地超标率为19.4%,污染以镉、汞和铅等8种无机污染物为主。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

然而,“这个数据离具体指导全国土壤污染治理还很远。”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等的相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坦承,目前掌握的仅是全国土壤污染的总体态势,给出准确的土壤污染面积的数据有较大困难。

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中,广东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总工程师刘文华说,目前的调查结果是比较粗线条的,对具体到地方的土壤治理来说作用不大,因为就算是一个地方,可能一块地跟另一块地甚至相隔几十公分,差别都很大。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全国以及省市一级更清晰的污染数据依旧是待解的迷雾。据广东省国土资源厅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师向本刊记者介绍,根据国土资源部和广东省2006年联合开始、2012年通过验收的相关调查显示,在珠三角地区,不适宜种植农作物的三级和劣三级土壤就占到土壤总面积的22.8%,主要超标元素为镉、汞、砷、氟。

不过,除了这个“22.8%”之外,广东土壤污染的整体状况究竟如何,就成了一笔“糊涂账”。在去年7月广东省人大组织的“全国人大代表土壤污染治理专题调研”会上,除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之外,广东省农业厅、环保厅虽然也向与会的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报告,并分别承认“区域污染负荷大”、“农业环境总体形势依然严峻,污染事件呈多发态势,对生态环境和群众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但均未提供任何数据。

本刊记者对此进行的追踪调查显示,广东全省尚未建立突然污染检测网络和总体环境管理系统是客观事实,但相关部门实际上并不缺乏较为全面的监测数据和结果。

据广东省环保厅总工程师陈铣成表示,从2006年到2010年,广东省环保厅就已经组织开展了全省耕地、林地(草地)土壤环境质量调查,并对工业企业遗留场地、采矿区及周边土壤、蔬菜基地土壤等8种主要类型土壤进行了重点调查,初步掌握了广东省不同类型土壤污染现状。

从2009年开始,广东省环境监测中心又组织了对全省21个地市开展农村土壤环境监测试点。据本刊记者了解,广东农业、国土部门也分别有自己的渠道进行过调查。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数据均“长锁深闺”,无法得知。

公布不恐慌,不公布反恐慌。为何有关部门明明有数据,却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面对本刊记者追问,广东农业部门一位负责人说了实话,因为污染数据“太敏感,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并诉苦,土壤污染是全国性问题,如果广东“率先公布”,只会把压力全揽到自己身上,“我们承受不了。”

然而,多位广州市民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正是因为不知道哪些土地是安全的,哪些是不安全的,“看到哪个县出了毒大米,就不敢买那个省的大米”。比如,在年加工量达4万吨的广东(联益)马坝米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看来,由于土壤数据不清、状况不明,该厂出品的“马坝油粘米”某批次在被检出镉超标后,声誉一落千丈,销售量锐减一半,“消费者不知道我们的土地到底被污染没有、污染多大,即使我们的产品都是检测合格才出厂的,很多人也不相信了。”

污染何时“零增长”?

4月17日,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将开展编制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加快推进土壤环境保护立法进程、开展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工作、加强土壤环境监管等五项工作进行。本刊记者调查发现,污染控制力有不逮,“零增长”没有时间表,污染仍在继续。位于珠三角边缘的韶关大宝山矿区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上世纪70年代开始,当地矿产开发曾长期存在废土废石露天存放、废水直接地表排放等严重问题,环境不断恶化,本世纪初进行的监测显示,当地土壤含铝超国家标准44倍,含镉超标12倍。

近年来,虽然采取了多项治理措施,但直到2013年,该矿区仍是广东省10个省级环境问题挂牌督办重点之一,关于当地存在“癌症村”的传言一直不断,群众对当地土壤污染问题一直反映强烈。

韶关市环保局副局长张彬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承认,对于大宝山矿区的污染控制,现在仍是“枯水期没事,丰水期就没有办法”,这意味着降雨丰富的当地每年会有近七个月的时间无法控制污染。

被督察的主要对象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觉得“委屈”,该公司副总裁黄建华说,由于责任不清、追查不严,现在该企业一家投入超过1000万元建设的废水废渣库变成了所有企业共享的公共库,“就算今年按照环保厅要求腾出100万立方米的库容,也不能保证处理完废水废渣,因为不仅仅是我们一家的排到里面,大家都在往里排”。

同时,环保部门虽然严令不准违规采矿,但“阳奉阴违”及偷采等情况依旧未完全禁止。一位在矿山工作的内部人员告诉本刊记者:“政府部门都来过,说不准采,但哪里禁止得了偷采?我们工作的时候能听到下面在放炮(采矿),但连我们都不知道入口在哪里。”

广东省耕地肥料总站站长曾思坚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广东土壤污染原因多样,有农业生产中过度使用化肥等面源污染,有工业废水废弃物污染,还有矿区周边因采矿等造成的污染。然而,这些污染源目前来看都难以控制。

土壤修复路漫漫

在污染难根绝的同时,土壤修复又进展缓慢,令人忧虑。广东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日前向本刊记者披露,该机构近期对一种名为“膨润土”的粘土矿物进行改性研发和筛选,研制出代号为“Mont-SH6号”的钝化剂,能够将土壤中的镉、铅、铜、锌等污染物从活性状态转化为固定状态,降低其可移动性和生物毒性,从而减少重金属进入农作物。

该项目团队对“Mont-SH6号”材料进行了盆栽和野外场地的小白菜模拟修复试验,以及两期盆栽水稻的模拟试验,结果显示产出的小白菜和稻米中重金属含量均有明显降低。

“以重金属镉为例,使用修复材料后,盆栽小白菜的镉含量对比降幅在35%到83.9%之间;野外场地平均降幅超过30%;稻米中镉含量对比总体降低了90%以上。”不过,项目团队负责人赵秋香说,尽管阶段性成果喜人,“Mont-SH6号”离产业化应用仍然有几年的距离,“至少需要进行两年左右的大田试验,另外还要解决规模化生产的问题。”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广东环保、农业和国土部门相关工作几乎都处于起步阶段。以农业部门为例,《广东省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修复示范工作方案》刚上报农业部;国土部门针对珠三角主要重金属污染类型开展的“粘土矿物治理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实验研究目前只取得了“初步的应用效果”。对此,一些部门负责人认为,土壤修复进展缓慢这一问题也具有一定的全国性,与当前我国整体法律法规不健全、相关技术不完善有关。

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中,广东省环保厅副厅长陈敏说,当前我国土壤污染防治法尚未出台,从国家到省级对土壤环境保护的相关标准体系还很不健全,也缺乏污染环境修复以及环境风险评估等技术规范和管理制度,使土壤环境保护工作缺乏依据;同时,科研机构现有的污染修复技术大多还处于试验阶段,适宜的技术研发和筛选以及大范围示范推广等科技支撑体系不足,这些都妨碍了地方推进相关工作。

刘文华、曾思坚等说,要在公众信任和实际治理成效间形成有效对接,关键在于破解各地土壤污染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一方面,污染严重的土壤要严格禁止农业生产并接受社会监督;另一方面,对于污染影响程度不确定或较轻的土壤,各地政府要在土壤污染状况清晰公布的基础上,加快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严格控制污染区农作物的流向。

从长期看,国家有关部门应帮助、督促地方用信贷、税收等市场手段督促企业主动减少各类污染排放,率先严格治理已有的各种污染。同时,可考虑扶持和鼓励广东率先打破部门分割,统筹各方力量,在全省范围内建立、完善覆盖国土、农业、环境等各领域的土壤污染监测体系和管理体制,率先建立起土壤污染的行政问责制度,为全国范围内谋求土壤污染治理的“治本”之策。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办公环境 | 经营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客户案例 | 联系我们
战略合作 | 广告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6-2019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在线留言
QQ咨询
email
电话咨询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