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中国城市排水标准低 系统如何改进?

   时间:2012-10-11 15:38:00     浏览:929104    评论:0    
核心提示:2012年7月21日,北京遭遇61年来最大暴雨,79人遇难。仅房山区受灾人数就达80万人。财产损失百亿元。据报道,截至今年7月26日,北京、河北、四川、内蒙古、天津等12个省份的受灾情况严重,死亡人数已达151人。是下水道出了问题,还是管理现漏洞?为什么“年年防涝年年涝”?我们的家园如何才能安全度过暴雨期?探析:城市排水

2012年7月21日,北京遭遇61年来最大暴雨,79人遇难。仅房山区受灾人数就达80万人。财产损失百亿元。据报道,截至今年7月26日,北京、河北、四川、内蒙古、天津等12个省份的受灾情况严重,死亡人数已达151人。

是下水道出了问题,还是管理现漏洞?为什么“年年防涝年年涝”?我们的家园如何才能安全度过暴雨期?

探析:城市排水系统标准低 排水能力不够

据安邦咨询集团高级研究员唐黎明介绍,中国早期的排水管道,是按照苏联标准建的,然而中国很多地区的降水量明显比苏联大,所以管线设计存在问题。后来随着城市化扩张速度加快,但地下建设没有地上快,很多管线建设没有综合系统考虑整个城市的空间格局。例如,北京很多立交桥,排水必须靠水泵抽到排水管里,雨量一大就倒灌,桥下就会深度积水。

“城市内涝,表现在管线上的原因是,排水管道口径小、标准低。”海南省水务厅副厅长沈仲韬对本网记者说。

“城市内涝的主要原因是排水能力偏低。”中国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付仁也持同样观点。他向本网记者举例,就北京来说,北京市已建成的排水管网总长为10172km,城区管网排水标准一般为:排水干线1年一遇左右,城市环路1至2年一遇(未达到国家规定3年一遇的上限标准)。如此1至3年一遇的标准,能够适应每小时36-45毫米的降雨,而“7·21”北京大暴雨,城区降水200毫米、房山460毫米,远远超过这个标准。

管线老化也是问题之一。目前,北京排水管线仍然包含解放前建成的旧砖沟。此外,一些泵站的电气设备、元器件普遍老化、破损,安全系数和可靠性、灵敏度等大大降低,部分泵站自动化、防爆和通风系统等监测监控设施已无法适应现今行业管理需要。加之,城市快速发展使地下空间不断被占据,难于满足供排水系统升级。据报道,目前在城市排水中发挥最重要作用的管道,绝大部分修建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即使如此,这还算是地下管道谱系中的青壮年,大概有2500—3000公里。由于这部分管道承担了城市的主要代谢功能,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转,导致这些管道老化问题越来越突出。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程晓陶对本网记者说,“如果想搞清楚北京下水管道,很可能拿不出来这样的规划图。具体来说,我们自己单位水科院地下的排水系统是怎样分布的,也不能说得特别清楚。许多管道是后来修建的,没有统一申报。”据报道,不仅北京,全国大约有70%的城市地下管线没有基础性城建档案资料。

此外,承担城市排涝的河道、水面调蓄能力严重不足也是原因。姜付仁说,城市现代化进程加快,河道、河湖的规划和建设却没有跟上。北京城区有部分中小河道淤积堵塞,多年没有疏挖整治,还有不少河湖甚至被填埋。解放初期,北京有湖泊200余个,目前仅存50余个。作为北京市排水干河道坝河支流之一的北小河,现在已经变成超过20万人的望京社区。

不少专家认为,北京的排水管线已经落后于城市的发展与要求。

争议:是否要大规模改造下水道?

如何让下水道跟上地上的发展步伐,是否要全部改进地下管网建设?专家们有着热烈的争议。

据北京市水务局2011年公布的数据,按照现有的国家标准,下水管道建设每公里的成本是几十万元,如果向欧美看齐,把标准提升10倍,建设成本也要提升10倍。2009年北京市水务局公布的资料显示,北京市城八区共有地下排水管网5227公里,以此计算,北京仅主城区排水系统建设就要花费数百亿元,有专家表示,这样的投入短期内显然难以实现。

国家行政学院应急管理培训中心张小明教授对本网记者说,北京市的管网,最短也要六十年才能慢慢建成,如果全部改造的话,那是难以想象的,也很难完成。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系副主任左剑恶教授表示,地下的发展很难跟得上我国城市的发展进程。国外的城市规模和人口在若干年是相对稳定的,而我们是跨越式的变化,谁都预测不到的变化。例如,清河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最开始设计的时候是40万吨,刚建成发现不够,变成了50万吨,后来发现还不行,马上扩建,现在已经55万吨,又在扩建。总是不够。

因此,有专家提出疑问,由于气象、城建、地理位置等因素,城市被淹是正常现象,如果不考虑经济发展,投入巨大财力、人力、物力,只为了应对6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而平时闲置,成本是不是太高?是不是有必要?

参考:巴黎东京曾重构排水系统

法国巴黎,一个浪漫之都、美丽之城。然而在19世纪中叶,虽然巴黎已经是当时欧洲最大最先进的城市,但屡生瘟疫,有人分析,这和巴黎沿用几百年简单的城市排污方式有关,污水直接泼入污水沟,流入塞纳河。

据报道,1856年拿破仑三世责成豪斯曼改善巴黎排污系统,他提出将污水排到塞纳河下游,避免污染城市饮用水,随后总工程师贝尔格兰德设计并领导建设了下水道工程。如今,巴黎下水道总长2347公里,约2.6万个下水道盖、6000多个地下蓄水池。清淤系统配备了电脑控制,还有专门针对雨季塞纳河水的“涨水站”以及安全阀,以及用于下大雨时保证排水效果的路边下水道等等。每天,超过1.5万立方米的城市污水都通过这条古老的下水道排出市区。此工程,前后花了一个多世纪才完工。

日本东京都也有一套先进环保的下水道排水系统,堪称世界最先进。然而这套地下宫殿,实际是走了弯路之后的无奈之举。

据报道,上世纪90年代,日本人发现蓄水、渗透手段都用上以后,东京、大阪等超大城市还解决不了内涝问题,于是不得不补上地下骨干排水管建设这一课。但这时地下排水系统建设所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因为城市地下空间已经高度开发利用,修排洪道必须避开高楼大厦的地下室以及地铁系统。结果,东京的排水系统要修到地下60米,通到城外的江户川边,还要再建一个大型的地下水库,先把水存在里面,等河里洪峰过去,才允许用泵将水从地下水库抽到河里去。

事实表明,如果在城市开始之初没有把地下排水系统建好,后面再补课,建设成本、维护成本、运行成本都会成百倍地增加。

中国香港也因为城市高速发展,排水系统老化而被“水侵”。据报道,特区政府在1996年展开了“雨水排放系统整体计划”。2011年按照香港政府渠务署发布的标准,市区排水干渠系统200年一遇,市区支渠系统和主要乡郊集水区防洪区为50年一遇,乡村排水系统则为10年一遇。

另外,香港通过多种畅通渠道发送应急信息。每逢天气出现异常,各媒体都把最新的天气资讯放在显眼位置;公共场所会悬挂预警级别;港府也会根据天文台的警报体系,实施特别措施应对,如学校停课;运输署密切监察公共交通及道路状况,不许收取额外车费等。香港市民也把预警“当回事儿”,“出门先看天”。

应对:寻找高效的防内涝方法

杭州市前市委书记王国平指出,杭州老城区下面的管网不足以支撑人口和产业集聚。如果再不重视地下基础设施建设的话,地下基础设施就更加脆弱了。所以,杭州防治城市内涝的思路是要把人口和产业转移到新城去,减少老城区在人口和产业上的负担,这就减轻了地下基础设施负担。

海南省水务厅副厅长沈仲韬对本网记者说,解决城市内涝,是一个系统工程,单就某个职能部门,或者某项工程,很难解决,需要职权部门顶层设计,统筹运作,各部门联动。唐黎明也表示,“城市的内涝是一个系统问题,不可能从某一个环节入手就可以解决问题。”

“要有长远规划,不能只搞政绩工程。”沈仲韬认为,防治城市内涝,最根本的还是要从我国的机制体制上寻找突破口。 唐黎明对此也表示,我国城市的规划是了一个市长,来一个县长就变一次,所以没有办法做好。伦敦和巴黎那些地下管道建了上百年的历史,因为发展规划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规划,无论是谁上台,都是按照那个规划来做。

仅就排水系统自身问题来说,姜付仁认为,第一,要完善城市主干排水体系,疏通城市排涝水系,应根据城市河道规划红线,推进城市排水河道的综合治理。复核城市建成区内的河道行洪断面,改造跨越河道的阻水跨桥、管线和景观设施,适当加深部分河段。确保城市主干排水河道达到20年~50年一遇的防洪排涝标准。第二,适当提高大型城市排涝标准。第三,加大城市排涝工程建设投入,防洪排涝资金的投入,除中央投资外,适当增加地方对城市防洪排涝工程建设的投入。第四,加紧编制城市排涝规划并加快实施 。第五,加快中小河流治理。

“城市规划要兼顾“渗”、“蓄”、“用”、排”的功效。这样可以少花钱多办事。”沈仲韬指出,首先做到“渗”。由于城市硬化,降水难以下渗,因此径流增加。这需要国土规划部门统一规划,要求道路、广场等路面换成可渗透砖。干净的雨水,渗入地下一方面补充了地下水源,同时也能解决因地下水过度开采导致的城市下沉、海水倒灌等问题。

其次是“蓄”,有条件可以开挖水塘、水池,让雨水第一时间汇入、存起来,而不是到处漫流。在城市,可以做下沉式广场,比如下沉50、80厘米,当暴雨来临时,可以调度洪峰,相当于把农村的水库搬到了城里。平日是水库,暴雨时就是水池。其次要让绿地下沉,路面凸出来,不仅可以减少道路上的积水,保障交通畅通,同时,雨水可以从绿地下渗。另外,不要填埋河道、湖泊,破坏自然的调节能力。

第三是“用”,对于缺水的城市更要充分利用雨水。比如冲洗道路、冲厕所、浇灌绿地,雨水也是一笔收入。据统计,花草喝的水,远比人喝得多。

最后才是“排”。首先要疏通现有的管道,确保其畅通。其次是挖,开通或扩宽老旧管道,施工不是满城挖,要分阶段、分片区逐步进行。

另外,还要做城市应急管理、要提高公众意识。张小明说,排水系统的改造,最重要的并非硬件设施,关键是要有一套应急机制。同时,要注意提高市民自我保护意识和应急处置能力也极为重要。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办公环境 | 经营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客户案例 | 联系我们
战略合作 | 广告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6-2019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在线留言
QQ咨询
email
电话咨询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