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北京第十水厂:诚信与耐心结晶

   时间:2007-08-11 17:33:00     浏览:430121    评论:0    
核心提示:在签约仪式上  “我们对项目已经跟踪了8年。”作为北京市水源第十厂A厂项目的第一投资商,金州集团董事长蒋超,在2007年8月2日的签约仪式上,充满感慨也非常欣慰。第十水厂A厂是北京政府之诚信和金州集团之耐心的结晶。  北京市水源十厂A厂项目位于朝阳区定福庄,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供水BOT项目,金州集团和北京控股被

在签约仪式上

  “我们对项目已经跟踪了8年。”作为北京市水源第十厂A厂项目的第一投资商,金州集团董事长蒋超,在2007年8月2日的签约仪式上,充满感慨也非常欣慰。第十水厂A厂是北京政府之诚信和金州集团之耐心的结晶。

  北京市水源十厂A厂项目位于朝阳区定福庄,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供水BOT项目,金州集团和北京控股被授予特许经营权,建设期3年,运营期20年,项目合作期共23年。该水厂将建成日供水能力50万立方米的净配水厂,铺设一条直径DN2200长度约为23公里的输水管道,将于2008年开始建设,2010年完工。

  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在接受中国水网采访时认为,该项目因其北京特殊的地位,因其充满波澜的历程,因其特殊的项目结构和项目模式,将成为中国城市水业改革的里程碑项目,也将成为金州集团正式转型成为中国第一梯队战略性环境投资集团的标志项目。

回首当年,饮水论英雄

  傅涛介绍说,对城市水业来说,上世纪90年代末,是风云变化的变革时代。成都水源六厂B厂以国家计委BOT试点项目形式,于1998年成功引入著名外资水务集团威立雅,以BOT形式在中国供水领域投资一度成为众多水务外资的共同诉求和主流模式。同时期的项目还有威立雅水务的天津凌庄项目、柏林水务的西安项目、泰晤士水务的上海大场项目等等,虽然有些项目其后无疾而终,剩下的项目也饱受非议,但这些项目的确是对行业改革发展影响深远的项目。

  傅涛认为,这些项目的影响可能都不及北京市第十水厂A厂项目,十厂因其地处首都,规模更大的特点,一经提出就成为供水改革的焦点。项目引来了众多外资水务集团的更大程度的重视。1999年,北京市政府经过数月的准备后,开始对外公开招标选择境外投资人。世界上影响力大的水务集团威立雅、苏伊士、泰晤士、安格利安都参与了激烈的投资竞争,威立雅、苏伊士的总裁都为此造访过北京。

  按照当时的方案,第十水厂,以密云水库为水源,总制、供水能力为100万立方米/日,其中一期工程50万立方米/日。经过一系列的严格的审定等,当时英国安格利安水务公司和日本三菱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该项目。他们成立了北京安菱水务科技有限公司,作为A厂的项目公司,来准备开展工作。

好事多磨,烦恼几多

  2002年,政府和安菱草签了BOT项目的协议。2003年,事情却发生了变故。在项目的前期出现了不可抗力的问题——北京的水源出现了问题。在签约后,安菱的工作人员虽然不在北京当地工作,但是为保证项目的顺利,他们给A厂做了水资源的评估。他们发现北京市的水资源不足,原来确定的密云水库水源不足以支撑十厂的用水。通过认真研究,北京市政府也正视了这个严重的问题。如果水资源不够,对供水厂是非常不利。源水不足问题作为合同之外的不可抗力提出,北京市政府停止了项目,市政府也决定根据考虑用南水北调来协调十厂的水源。

  密云水库不仅是第十水厂A厂项目的水源地,同时也是已经建成的100万吨/日规模的九厂的水源地。然而密云水库的水却不足于给两个水厂供水。当时,南水北调的概念还不很清楚,不像现在如此明确。蒋超开玩笑的提到,那时水务相关人员都特希望密云水库下雨,其他地方不要下,都集中到密云水库就好了。

  北京市政府叫停项目存在一定的风险。草签了协议后而不履行,这样可能会导致外资起诉政府。根据协议,外资有权利这么做,来保证自己的利益。如何化解这一事端呢?这里不能不提到项目中的重要一方——金州集团。

金州在变故中游刃有余

  金州集团是个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步环境企业,最初的业务以国际水务商务为核心,九十年代末,金州集团已经成为中国水务行业有影响力的环境工程公司之一。

  金州集团是最早接触国内BOT项目的外国公司之一。1999年,参与了中国第一例经国家计委批准的供水BOT项目——成都第六水厂项目,并为该项目提供输水管道工程总包服务。同年,金州集团也因为骄人的业绩成为A厂项目公司安菱科技的总顾问和指定分包商。

  总裁蒋超经常强调水业投资和工程面对着特殊的客户,因此金州一定要是有责任的企业。蒋超说在当时金州集团还没有能力来投资这么大的项目。但是他们从1999年开始就一直关注十厂A厂项目,在投标结束后,金州集团就以其丰富的设备经验和工程优势成了安菱公司的顾问和指定分包商,来负责A厂的建设问题。

  作为总顾问,金州集团亲历了A厂的所有过程。不管在变故前,还是在变故发生后,金州集团都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协调和推动作用。

  在A厂项目草签期间,中国的投资环境总体还不完善,政府和外资之间还存在很多误解。首先是文化背景的不同,其次是中国的法律问题,在那时,水务行业改革处在一个摸索阶段,中国还没有建立特许经营的制度体系来指导和约束项目的进行和完成。

  蒋超作为一个美籍华人,并且亲身经历并运作了1000多个环境项目,他在中外文化沟通上有着不可多得的优势。这也是金州集团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了解中西方的文化背景和项目操作模式,在这个过程中,作为顾问,金州就担当起从中调解的角色。

  蒋超说在发生变故后,金州集团作为顾问,为了避免国际诉讼的发生,他们开始从中斡旋。蒋超认为,A厂项目本来是给老百姓做好事、北京市政府树立形象的项目,眼看就能变成一起国际纠纷,这是合作双方都不愿见到的。

  同时,双方沟通之后,获得了解决的共识,但是如何解决问题,仍是难点。蒋超说老外一看要等,而且可能要等较长的时间,他们就没有耐性了,他们不愿意等。在此背景下,金州集团2004年开始说服外方,愿意接手该项目,并由金州来承担相应的赔偿。

从顾问到战略投资人的金州

  2003年开始,金州开始从纯粹的工程和商务服务公司向投资集团转型。2004年金州联手美林举办了市政债券的论坛。蒋超一直是水业战略沙龙的参加者,高级战略沙龙由清华大学和中国水网共同主办,投资、战略、政策一直是已经举办了19次的战略沙龙的核心主题。

  2005年金州开始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寻求实质性的进展,2006年取得突破性成效,实现1.5亿美圆的私募,新的融资尝试正在进行。

  资本能力的增加,极大地提升了金州的投资能力,加上金州本身强大的技术和运营能力,金州已经具备了挤身水业投资第一梯队的条件。3年来金州对外投资污水和供水项目10余个,连续4年获得水业年度十大影响力企业称号。

  但是,就北京水源10厂这样的大项目而言,除了资金总量巨大外,还与北京市有着复杂的关联关系。从开始酝酿接手十厂项目,当中也有无数多的问题和复杂的事情。蒋超告诉中国水网说,英国安格利水务公司和日本三菱都是上市公司,中间谈判的过程就很复杂,他们也同样碰到了很多法律问题。

  最后金州集团就想到联合北京控股有限公司这样的北京政府背景的企业来参加,这样更有利于谈判的进程。2004年,金州邀请北京控股一起参与该项目。

  通过金州集团和北控的努力,外资企业决定按照新的条件,转让项目。

  傅涛在接受中国水网采访中说,从一个总顾问和指定分包商身份,几年中就变成最大的投资人,A厂的八年也见证了金州集团成长的过程,从一个工程公司走到一个具有战略性投资性质的大公司,足以和世界级的水务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敢于挑起A厂的重担。

  傅涛还说,这对金州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它完成了一个成为战略投资人的真正转变。蒋超董事长说,这也是金州脚踏实地,稳步发展的结果,他们有丰富的项目经验,投融资的专业人士等都是金州综合能力的体现。

  傅涛认为,在水行业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能做出大事,金州集团就是这样。

源于北京市是诚信政府

  蒋超很开心这样就避免了一场国际纠纷,也显示了他们的诚意。他们把局势扭转了过来,在好事变成坏事后,经过几年的曲折,又变成了好事。

  蒋超说虽然这件事很曲折,但是还是学习到很多东西。通过这个合作,北京市开始了特许经营权条例的起草;通过谈判,政府也接受了很多国外的理念,例如市场运作要尊重法律、尊重合同等。项目也给中国培养了一批人才,包括咨询师、律师等。

  当问到外资会不会后悔时,他轻松的说不会,大家都是按照合同办事。蒋超告诉中国水网记者,诚信也是很重要的部分,他相信两个外资公司。他还说金州集团选择这个项目,不仅是金州的战略考虑,也因为北京市是一个诚信的政府,能够解决问题的政府。

  他说在项目中,北京市政府表现出了他们的诚信。在国际上,投资商对北京、上海的政府信誉都是很看好的。城市基础设施的市政工作包括供水、污水处理等都是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这两个城市的政府能够做到。他还用了上海大场水厂的例子来证明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北京市政府也是一个有信誉的政府。像A厂项目,虽然时间拖的长了些,但是北京市政府坚持将项目履行下去,在法律程序等方面都比较完善。在重组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市政府表现出了他们的决心。负责任也是诚信政府的一种表现,任何一个企业都愿意与诚信政府合作。

  他还表示北京市政府是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政府。他们有策略和智谋,把这些事情做完,这也是政府很重要的一点。政府想做事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和智慧去办好一件事也很重要。

模式的讨论

  傅涛最后指出,北京水源十厂项目是一个按照8年前设计的、当时流行的投资模式操作的,随着水业改革的深入, 大量的案例证明,以BOT方式在供水行业提供水厂单元服务因此导致供水系统的商业割裂,可能存在较大的系统风险。

  北京市为信誉可能付出了一定的系统优化代价,投资人也因此担负了较大的风险。为了规避这种风险,投资人和北京市为此补充了独有的风险分配方案。一个标准的BOT结构设计,一般只有两个协议,北京项目则不同,有5个不同内容的协议,即《特许经营协议》、《管道置地协议》、《购水协议》、《源水供应协议》、《补偿与争议解决协议》,这是一个全新的责任分配体系。傅涛认为,尽管如此,北京这种供水模式,源于不同的历史原因,也不适合其它城市仿效。(中国水网 杜会娇)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企业IPO上市详尽分析  |  A股与H股上市比较  |  香港上市的优势  |  香港上市要求条件  |  香港上市的流程  |  香港上市的时间  |  香港上市的费用  |  香港上市的模式  |  香港上市的规则  |  香港上市前融资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