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照片见证青藏高原冰川消融

   时间:2010-04-19 09:56:00     浏览:410974    评论:0    
核心提示:  短期内,冰川的融水给长江带来了充沛的水量,表面上看,对西北地区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补给导致江河的径流量季节性不均,冬季的融水提前释放,从而造成春汛夏旱。  ■三江源的冰川和湖泊萎缩十分普遍  长江源头姜根迪如冰川,其末端足足退缩1公里;黄河源头星宿海的湖泊风景,现已变成荒芜的戈壁和干涸的湖底

  短期内,冰川的融水给长江带来了充沛的水量,表面上看,对西北地区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补给导致江河的径流量季节性不均,冬季的融水提前释放,从而造成春汛夏旱。

  ■三江源的冰川和湖泊萎缩十分普遍

  长江源头姜根迪如冰川,其末端足足退缩1公里;黄河源头“星宿海”的湖泊风景,现已变成荒芜的戈壁和干涸的湖底。3月31日,“2℃计划”考察队公布了一组令所有人极为震惊的照片。

  为直击全球变暖对三江源的影响,2009年6月和2010年3月,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曲向东率领“2℃计划”考察队,前往“星宿海”和姜根迪如进行拍摄。人民画报社的摄影记者茹遂初,曾分别于1972年和1976年,在同样的拍摄地点,拍摄了两张照片。

  考察队队员沈沉告诉《北京科技报》,茹遂初拍摄的姜根迪如冰川,从唐古拉山主峰西南侧海拔6543米的高度绵延而下,与长江正源沱沱河紧紧相连。而他们看到的姜根迪如冰川,原本宽阔的冰舌,如今3/4已变成一片冰渍,而老照片左上角的另一处冰川,在新照片上已经看不见了。

  黄河源头曾有数以千计的湖泊群,被誉为“星星居住的地方”,目前已经基本干涸,甚至能够预见,未来有可能成为罗布泊一样的雅丹地貌。与茹遂初拍摄的黄河源头相比,“星宿海”在考察队的照片里,已经不是湖泊、草原,取而代之的是湖盆、沙地。事实上,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三江源的冰川和湖泊萎缩十分普遍。

  石铭鼎,原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教授,当年与茹遂初一同前往长江源,他告诉记者,1978年,当他再次进入该区域时,就已惊奇地发现,位于唐古拉山口北面冰川一处冰桥“失踪”,那时,他就已经读懂气候变暖的信号了。

  2005~2007年间,长江源区生态环境地质调查项目的负责人辛元红,曾三次进入长江源地区,他告诉记者,对比上世纪60年代末中国军方的航拍地形图,昆仑山主峰南坡冰舌退缩了1500米,唐古拉山口东侧冰舌退缩了265米,格拉丹东雪山东侧冰舌退缩了800米,而作为长江南源的当曲,其源头的冰川已经消失殆尽。

  据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200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近50年以来,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5000多条冰川中,有82.2%处于退缩状态,冰川面积减少了4.5%。

  水环境和大量湿地也在急剧恶化。石铭鼎回忆说,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三江源地区的湖泊数量就持续减少。大湖成小湖,淡水湖成咸水湖,咸水湖成盐水湖,盐水湖成盐湖,这在整个青藏高原地区,都是十分普遍的。

  ■三江源地区植被退化达70%,荒漠化达20%

  辛元红说,由于气温上升,湖水的蒸发加剧,而降水量不足,原本具有涵养水源作用的地下冻土层融化、变薄,从而使得湖水大量下渗,盐碱化严重。截至2000年,被称为千湖之县的玛多县,共有3000多个湖泊几近干涸,占湖泊总数的3/4。历史上,三江源地区分布着大面积的草甸沼泽,饱水度低的人可通行,饱水度高的则无法通行。可现如今,当年能通行的沼泽已经消失,不能通行的已经退化成了可以通行。

  此外,三江源地区的地下水位持续下降,短根植物因为“喝”不上水而大量死亡,植被退化严重。以上种种生态变化,最终导致了土地荒漠化。“近20年来,三江源地区植被退化达70%,荒漠化达20%。”辛元红说。

  “这一切毫无疑问应该归咎于气候变暖。” 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上官冬辉说。

  据对长江源地区的气象监测显示,45年来,该地区平均气温上升了1.26℃,而整个青藏高原的气温变化幅度,是全球变化幅度的3倍。“从距离七八万年前末次冰期到现在,该地的平均气温只上升了5℃~6℃,如今气温上升之快可见一斑。”上官冬辉说。

  对青藏高原众多海洋性冰川而言,冰温本身较高,有的年均温度达到了十几摄氏度,这类冰川对气温变化十分敏感,因此,它们的消融速度将非常快,“ 一旦区域内的海洋性冰川大量融化,冰川的地表反射率就会降低,也就是说,冰川将吸收大量的太阳热量,使周围的温度上升,从而使区域内的气候恶性循环。”

  ■长江源冰川的退缩与人为因素关系不大

  上官冬辉说,短期内,冰川的融水给长江带来了充沛的水量,表面上看,对西北地区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补给导致江河的径流量季节性不均,冬季的融水提前释放,从而造成春汛夏旱。长期来看,冰川作为补给水源,气温就好比补给阀门,阀门开大,出水口的水量就会增加,但水源的总量是一定的,冰川内部会通过自我调节的作用,使消融达到平衡,这也意味着,剩余冰川无法再提供融水,严重影响青藏高原的水源补给,以及西北江河流域的径流量。

  “尽管长江源冰川的退缩以及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破坏与人为因素关系不大,但全球气候变暖总是与人类活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我们总是要做些什么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说。专家们一致认为,气温上升引起的冰川消融,人类无法阻止,但对于生态保护,我们可以找到立竿见影的办法。“比如,退耕还林、还草。” 辛元红说,此前,由于牧民过度放牧,致使草场退化,但从2004年起,三江源地区开始了生态大移民,数万牧民从草地退化严重的区域搬迁。再如人工降雨,也从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湖泊水源的补给。

  此外,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偷猎造成藏羚羊、黄羊等野生动物数量急速下降,近年来通过人为保护,也得到很好的控制。如今,人们甚至可以在青藏公路两边看到奔跑的藏羚羊,这在十几年前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办公环境 | 经营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客户案例 | 联系我们
战略合作 | 广告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6-2019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在线留言
QQ咨询
email
电话咨询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