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徐匡迪:松花江、黄河、海河污染最严重

   时间:2018-06-17 15:38:49     浏览:382541    评论:0    
核心提示:3月10日,央视新闻频道《小崔会客》播出《专访全国政协副主席徐匡迪》以下是节目实录:崔永元:各位朋友好,欢迎大家收看两会特别节目《小崔会客》,我们今天请到的客人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让我们热烈欢迎他。您好,请坐。我好像今天有点紧张,刚才介绍您的时候连中国工程院都没有说清楚。徐匡迪:我也

3月10日,央视新闻频道《小崔会客》播出《专访全国政协副主席徐匡迪》以下是节目实录:

崔永元:各位朋友好,欢迎大家收看两会特别节目《小崔会客》,我们今天请到的客人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让我们热烈欢迎他。您好,请坐。我好像今天有点紧张,刚才介绍您的时候连中国工程院都没有说清楚。

徐匡迪:我也有点紧张,因为我老看你的节目,你的问题特别犀利,一直点到要害上,所以我也是很紧张。

崔永元:您对主持人有要求吗?

徐匡迪:我想还是实话实说吧,您还坚持您的风格。

崔永元:如果我问一些很简单的问题,您不会觉得我愚蠢是吗?

徐匡迪:绝对不会。

崔永元:这两天我和我同事在争论,您给断一断,就是温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做政府工作报告,您是在现场亲耳聆听,我们是通过电视看到的,我觉得这是不一样的,可是我们同事说一样,您说一样还是不一样?

徐匡迪:有一样的,基本是一样的,因为中央电视台的转播工作做得好,所以基本是一样的。

崔永元:您在现场听的时候,哪些您觉得特别关键?或者哪些您听到的时候特别振奋?

徐匡迪:我记得总理的关心民生的这一点是特别关切,这些地方都是大家很动感情的。

崔永元:其实也说到了环保问题,说到了环境污染问题。

徐匡迪:对,那是说我们存在的问题,所以他还是很实事求是在这个问题上。

崔永元:您看,这两个题板一个是饮用水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一个是2003年七大水系各种水质类别所占比例的情况,您给解释解释。

徐匡迪:我解释一下,这个是2003年中国七大水系各类水质所占的比例,这是我们国家在这些河流上四百多个监测站不同的段面上取得水样做的分析。这一类是最差的。

崔永元:就是深棕色的。

徐匡迪:深棕色的,它叫劣五类,这个水既不能灌溉,也不能作为饮用水源,它是严重污染的。绿色的是一类到三类水,这个是可以作为饮用水的水源,一类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二类和三类水都可以作为自来水的水源。中间这部分可以作为农业灌溉用,也可以作为工业用,但是作为饮用水是不安全的。我在这儿很忧虑地告诉大家,中国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饮水还是不安全的。

崔永元:这是公开的数据吗?

徐匡迪:公开的数据,中国统计年鉴上有。

崔永元:您看这是2003年的,现在已经是2007年了,我不知道这个绿的部分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徐匡迪:我现在跟你说是略有减少,而不是增加,所以总理的这次报告里面,对于这污染物的排放,去年污染物是增长了百分之五点几,要求今年增长百分之一点几,不要增长得太快,因为这个污染待会儿我们就可以说从哪儿来,都是从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不断发展生产,发展经济,农民要住到城里来,城市化以后就带来了污染的问题。

崔永元:其实从这个表上看,您看松花江、黄河已经非常严重了。

徐匡迪:还有海河,这三个是最严重的。

崔永元:您再看一看这张表。我提前看了一下这个表,我的问题就是说,这个是专业人可以看明白的,我们普通老百姓怎么知道这个水好不好?我们的眼睛能不能看明白?我们的鼻子能不能闻出来?

徐匡迪:劣五类的您能闻出来,也能看出来,但是四类、五类或者是三类是看不出来的。

崔永元:我现在有一点担心,就是我们这么说会不会吓着电视机前的观众?

徐匡迪:我说这个也不要,当然这个情况在任何国家工业化过程都有过,包括日本,包括欧洲、德国,包括美国的三五十年代的时候,但是经过治理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

崔永元:如果我们把这些专业知识都了解了,能到中国工程院找一个什么工作呢?

徐匡迪:我就请你到我们工程院水利学部来担任办公室主任。

崔永元:那他们整体的水平就会下降。其实我知道在治理污水方面,您还有过亲自体验,就是在上海做市长期间治理苏州河,您当时看到的那个苏州河差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徐匡迪:那个就是行人掩鼻而过,居民不敢开窗,垃圾蚊蝇滋生,周边的环境极差。那个时候在苏州河和黄浦江交汇的地方,在外摆渡桥那个地方可以看到水的一条线,一条黑的线,因为苏州河的水整个就是腐烂了,就是黑的,黄浦江的水是淡黄色的,有点泥沙,所以这个分水线非常明显。曾经在80年代市政府专门拨一笔钱给上海大厦,为什么拨一笔钱给它呢?就是因为水太臭,不能开窗。

崔永元:上海大厦是一个宾馆是吗?

徐匡迪:最大的宾馆,当时解放以后中国最高的楼,18层,叫百老汇大厦。

崔永元:因为它不能开窗户,所以市政府专门给它一笔钱。

徐匡迪:一笔钱,进口密封的窗子,空气是经过过滤以后再往里头吹,不然外国人住里头没法住,特别臭,到这种程度。当时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开始,历届的市委市政府就开始努力来治理,第一步就是在80年代进行了河流污水的工程,当时把周边的污水就不许直接排到苏州河去。

崔永元:我打断一下您,您知道不知道苏州河现在是什么样?

徐匡迪:我离开上海的时候,苏州河已经不黑臭了,两年不黑臭了,有人在《新民晚报》报告,说有人钓到鱼,我马上警告他们,别吃这个鱼,这个鱼可是不能吃的,因为苏州河里底泥还没有清理,所以是不能吃的。当时希拉克总统来访的时候曾经问我,你最忧虑的几件事情是什么?我说其中就有苏州河,他就乐了,他因为做总统以前做过两任巴黎市长,他竞选市长的纲领就是要把赛纳河治好,然后他就到赛纳河去游泳和钓鱼,结果做了十年,水是做好了,但是他也没敢去游泳,也没敢去钓鱼,而且劝告市民不要去游泳,那个水可能还会有对皮肤不好。

徐匡迪:实事求是的,甚至有人说苏州河水好了,这个鱼要进来,要很长时间,咱们是不是要放点鱼进去,让它游游,给人看看,我说千万别做这个事儿。现在听说有鱼了,但是还比较小。

崔永元:其实我们《小崔会客》也挺务实的,我们派了一个特派义工,就有点像特工这种感觉,他们偷偷潜到了苏州河调查那儿的情况,这次去的是李小萌,我们看看她在苏州河沿边看到的情况。

(李小萌到苏州河体验)

崔永元:好,欢迎李小萌。

李小萌:大家好。

崔永元:小萌,你走之前咱们商量好,你这次体验到那儿去当环卫工人,然后到河里捞垃圾,可是你擅自改变行程,你现在是个导游。

李小萌:捞垃圾的事儿我们没有放弃,一开始是去了,就是捞垃圾的船,我们之前想象的可能跟大家想象 也差不多,可能河里有很多垃圾,那些环卫工人拿着耖子,一耖一耖地耖上来。

崔永元:我们当时这样想的,您来了以后我先说点好听的话,让您特别高兴,然后两大麻袋垃圾往这儿一扔。

李小萌:这是苏州河的垃圾是吗?后来发现第一,人家早就机械化了,都是机械把那个垃圾会归拢过来,收敛起来。再一个就是发现很难找到漂浮的垃圾了,我们在船舱里面特别冷。

崔永元:听说你去人家都给捞了。

李小萌:我们是赶着他作业前到的那个地方,我当时特冷,在船舱里面休息,后来我们摄像的小伙子,从外面拍了半天,笑着回来说,终于拍到捞起来一个小饭盒,所以这个计划就落空。

崔永元:还是非常干净的。

李小萌:对,非常干净。

崔永元:你怎么决定临时改成导游的呢?

李小萌:是导游吗?我叫义工。我觉得既然是做义工这样一个工作,就不应该仅仅是一个体验,一个感受,我就想实实在在能为一些人做一点事儿,是这么想。后来渐渐我就了解到,在苏州河的治理过程当中动迁了两万多户居民,有一千多家工厂被关闭或者搬走了,上海有一句话说,上海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两个一百万,一个是一百万的下岗职工,一个是一百万的动迁居民。虽然他们没有亲手去为这个河流的治理做什么,但他们生活上的变迁,一些利益的放弃,其实是对这个城市的贡献。

崔永元:是不是可以说他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李小萌:我觉得应该算是。在我们去敲门的那个小区,他们1994年从苏州河畔搬到现在住的地方的时候,20多公里,在当时完全可以说是从城市搬到了农村。

徐匡迪:现在有轨道交通。

李小萌:对,现在当然好多了,整个社区建立起来了,当时是差很远的。我就觉得政府和包括其他市民不会忘记他们的这种贡献,而且也感谢他们。

崔永元:您当时怎么做的这个决定,我问一下,我觉得挺残忍的,人家住在苏州河边好好的,给人搬到郊区去。

徐匡迪:这有三个基点,第一个就是在苏州河边住得并不好,当时苏州河不是这么漂亮,不是这么清洁,他们也开不了窗,另外也很臭。

崔永元:但是位置好。

徐匡迪:位置当时是比较好一点,但是房子都很差,都是危房简屋,也没有卫生设备,没有煤气,所以他们搬迁以后,对当时的条件来说,是改善了居住条件,但是离市区远了。但市政府也考虑给他们交通运输的方便,也承诺了,很快就把交通线建起来。第二个,当时要施工,因为周边的河流污水的管线,要把所有的污水不排到苏州河,那就沿着苏州河建立起污水管线,要开挖,居民不动就没有办法做。第三个,要筹集一大笔资金,总共是70亿人民币,这个钱从哪儿来呢?其中级差地租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刚才小崔说的,市中心区大概一个平方米市中心区的土地开发的,我们批租土地的价值可以在三千到八千美元之间,在郊区的话,一平方米土地市政府去征地的话,在80到100美元,这里有一个差值,这个差值就是市政府用来苏州河治理。

李小萌:对,很漂亮。

徐匡迪:很漂亮,也有绿化。

崔永元:但是这个动迁牵扯到两万多户了。

徐匡迪:两万多户。

崔永元:他们就没意见?

徐匡迪:当时做了很多的沟通,我觉得上海人是很有觉悟的,他们舍小家为大家。

崔永元:那我猜猜,一个是那时候房地产市场还没有开发的那么热烈,大家还不知道这些信息,还有一个就是实在待不下去了。

徐匡迪:更重要的是上海居民、市民对政府的支持和理解,刚才小萌说感谢两个一百万,是我第二次当选上海市长的时候,在人代会上鞠三个躬,感谢上海一百万下岗工人,就是调整产业结构,纺织工业、轻工业基本就不搞了,因为没法搞下去了,原材料成本高,人工费贵;第二就是市政建设,包括苏州河,包括市里面的高架桥,市中心的绿地都要动迁,危房改造,这些一百万居民从市中心搬到城郊结合部,没有他们的付出和牺牲就没有今天的新上海。

李小萌:没想到我引用了一句话,原来出处在这儿。

崔永元:小萌你接着给大家讲,就是你擅自改成导游以后,然后你们到上海动物园借海鸥费了多少周折。

李小萌:那不是上海动物园。

崔永元:海鸥不是借的吗?

李小萌:那是在苏州河上,海鸥自己飞来的。当时在船上那些居民就告诉我说,以前海鸥从来不在苏州河面上飞,有海鸥在那儿飞就说明河里有鱼了。

徐匡迪:是,小鱼小虾。

崔永元:能说明这个水质变好了吗?

徐匡迪:水质变好了。

崔永元:小萌我知道你还带了两个在苏州河旁边长大的居民回来,就是想让他们给前任市长提条件是吧?

李小萌:对。

崔永元:是不是现在欢迎他们两个上来,欢迎他们。您好。

李小萌:来,肖阿姨,坐。

崔永元:阿姨叫肖光凤。

肖光凤:对。

崔永元:叔叔叫刘庆凤。首先告诉大家,不是一家人实际上是吧?

刘庆凤:不是一家人。

崔永元:第一个问题问叔叔,叫刘庆凤,就是凤凰的凤,这是个女孩的名字。

刘庆凤:对,在我小学读书的时候,有一次我们的班主任在提名叫班里学生提名答辩问题的时候,他就讲了,我现在请一个女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那时候哄堂大笑,一看是个男同学,哄堂大笑。

崔永元:我现在请一个女同学来回答一下问题,苏河当时差的时候是什么样?

刘庆凤:差的时候。

徐匡迪:他都习惯女同学了。

崔永元:你那时候在苏州河边生活是吧?

刘庆凤: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在水上作业的,都是在以苏州河养生的。

崔永元:你的工作也跟苏州河密切相关。

刘庆凤:是个拖轮的驾驶员。

崔永元:就是在苏州河上开船,那你跟我们讲讲太阳升起来了,当你迎着太阳开着拖轮行驶在苏州河上的时候闻到了什么味?

刘庆凤:当时我的感觉,我做了一个工人,特别是做了一个拖轮的驾驶员,感觉也蛮自豪的。

崔永元:你开的轮的时候闻到的是什么味?

刘庆凤:闻的味道是臭味

崔永元: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可能味道更重是吧?

刘庆凤: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那味道是很难受的,有时候你可能要退却,看到这个问题你肯定要退的。

崔永元:水是黑的吗?

刘庆凤:黑颜色的。

徐匡迪:我插一句,他这个拖轮是环卫拖轮,专门运城市垃圾和粪便的,所以这个更艰苦。

崔永元:要不闻不到河味呢,船味更大。阿姨,您小的时候那个苏州河水是不是清的?

崔永元:清到什么程度?是清澈见底吗?

刘庆凤:清到河里面有鱼有虾,我到河里去,每年的黄梅天到河里去捞虾,捞什么虾呢?叫白米虾。

徐匡迪:就是那种透明的,可连壳一起吃的。

肖光凤:可以吃。鲫鱼捞上来有这么大,我们经常会下去玩,我虽说是个女孩,但是我的性格像男孩,很皮,会下水。

崔永元:看不出来,只是觉得有些男孩像女孩。后来苏州河变质以后,污染以后,您的生活是不是特别难?

肖光凤:变质了以后就不去了,味道很臭,特别是中午,特别是天热的时候,6月的时候。

徐匡迪:气压低。

肖光凤:特别是6月的时候,河水很臭很臭,那就不愿意下去了。

李小萌:可以跟大家讲讲当河水涨潮的时候,下雨的时候他们家里是什么样的。

肖光凤:我们当时住的是棚户区,房子很矮,地势很低,遇到涨潮,遇到下大雨的时候,我们家里也进水。

李小萌:苏州河水涨起来被防护堤挡住,但是家里比外面水位高,就是从排污管道倒灌进来,全到家里来。

徐匡迪:本来排污水到苏州河的,结果污水管道就把污水和苏州河的水一起排到家里来。

崔永元:流到家里的水有多深?

肖光凤:有的是不超过鞋盖,有的人家地势低要超过鞋盖,要到这里。

刘庆凤:我家有一次到了这里。

肖光凤:最深的地方要到这里。

崔永元:就是这样,照样喜欢这条河。

刘庆凤:照样喜欢这条河。

崔永元:为什么?恨死它了?

肖光凤:恨就是恨它有味道,这个河还是需要的,还是欢喜的。

崔永元:不恨河,恨市长是吧?

肖光凤:恨化工太发达了,都是化工引起的。

崔永元:恨污染源。所以市里后来决定要动迁,要修苏州河的时候,要把你们搬到乡下去的时候,其实你们不愿意。

肖光凤:当听到要动迁的消息,我们很欢喜,一听要搬到桃脯,到桃脯觉得太远了。

崔永元:桃脯你说是什么概念?

李小萌:20多公里,从他们住的地方到现在,他们就是我去的那个小区,挨家挨户敲门的那个小区,20多公里。

崔永元:也就是咱们电视台要给咱们搬到故宫去是吧,挺好的。

徐匡迪:不是往中心搬,往远处搬。

崔永元:哦,你怎么想通了?

刘庆凤:后来我想,作为一个上海市民来讲,特别是青年人,当时我40岁左右,既然政府动迁,也是好事,为什么?动迁了以后这里肯定要发展。第二个,不管怎么说,我家里也有困难,有大困难,有小困难,个人困难一定要服从组织的困难,服从大局的困难,所以我从这个角度想,我想动迁办进来以后,一个多月以后,这个协议我就签了。

崔永元:我现在不想跟您谈苏州河治理问题了,我想跟您谈怎么把市民的觉悟提高上去?

徐匡迪:这个觉悟提高。

崔永元:您有这样的市民当然好办事。

徐匡迪:对,上海是中国工业的一个发源地,是中国工人阶级的诞生地,像他们两位都是几代工人,工人在工厂里面所受到的教育是一个集体主义的教育,所以我觉得上海的人民确实是很好的人民。

崔永元:行,忆苦到此结束,现在开始思甜。您现在住的地方怎么样?

肖光凤:我现在住的地方,刚去时候,那个地方生活设施配套不完全方便,现在那个地方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生活设施非常好。

崔永元:小萌你亲眼看到了,她的那个小区现在好不好?

李小萌:从今天的眼光来看那个小区已经挺落后的了,实话实说。

崔永元:但是好像叔叔阿姨都很满意。

李小萌:他们都很满足。

崔永元:其实这样一个工程就需要有人做出牺牲,考验政府的决策能力,也考验居民的这种承受能力,是吧?

李小萌:今天他们二凤能到这儿跟大家见面,跟我们义工的工作有一个关系,特别巧合,我们当时想怎么样把这种感谢和惦记告诉给他们,一开始我想要不然给每一户家庭发一封感谢信吧,后来觉得太虚了,不实在,后来就想,能不能请他们重新去游一下苏州河。

崔永元:你走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给他们每一户在苏州河旁边买一套房子吗?

李小萌:后来钱你说得跟徐院长要。

徐匡迪:我现在离开上海,上海财政不归我管了。

李小萌:就想到能不能游苏州河,这个想法一出来,苏办的同志们,包括我的同事都特别支持,觉得还是有意义的,那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打电话,就直接知道雪松院是一个搬迁的集中的小区,就直接打电话到居委会,然后有一个人接到电话说,是,我们这个小区确实有很多苏州河搬来的,而且我本人就是从苏州河搬来的,那一位就是他。我们就杀奔这个地方去,从下午三点多钟确定这个方案,到八九点钟的时候,刚才我听徐院长讲怎么晚上去探访家里,就到八点多钟我们就到了这个小区去挨家挨户敲门。

徐匡迪:你不但做义工,而且还违反劳动法,晚上还加班。

李小萌:那是我被违反劳动法。

崔永元:我们小崔会客有一个环节,就是来作客的客人交换礼物,不知道徐先生和你们都准备了礼物没有?

徐匡迪:我准备了一点礼物。

崔永元:我们现在交换一下礼物。

刘庆凤:这是苏州河里的水和鱼。

崔永元:这是苏州河里的吗?

刘庆凤:苏州河里的。

徐匡迪:好的。

李小萌:是他亲手从苏州河舀了一瓶水,将这个鱼一起带到北京来的。

徐匡迪:那个鱼是现抓的吗?

刘庆凤:是现抓了几条。

崔永元:现在河里多不多这样的鱼?

刘庆凤:多,都是小鱼,大鱼没有,都是小鱼。

李小萌:所以这个礼物徐院长一定特别喜欢。

徐匡迪:我放在我的办公室里。

刘庆凤:这是徐市长在综合治理改造苏州河显示出来的成绩。

徐匡迪:不,这是你们的贡献,我放在我的办公室,不要忘记上海人民。我给你送一个羊绒的围巾,因为你原来在船上工作,小萌带来信息说,你在船上驾驶,我想可能冬天比较冷,给你送个围脖,温暖一下。

刘庆凤:谢谢领导。

肖光凤:我带来的两个手工编织品,我代表我全家,祝愿我们老市长。

崔永元:老市长,40多岁怎么叫老市长。

徐匡迪:哪,都奔70岁了。

肖光凤:老市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李小萌:是肖阿姨亲手做的,自己编的。

徐匡迪:不得了,谢谢。我也给您准备了一个礼物,准备了一个照相册,您对苏州河特别有感情,希望您经常去看看苏州河,拍了照以后放在这个画册里,前面几张请李小萌同志提供,我看你们这儿拍了不少照了,另外我们这次参加这个节目的也可以拍几张照,放在里面,好吗?问你全家好。

李小萌:你看小鱼多活跃。

崔永元:这个鱼叫什么名字?

徐匡迪:我们上海叫穿条鱼。

崔永元:应该是生存能力比较强一种鱼是吗?

李小萌:应该还不能吃。

徐匡迪:不能吃,观赏吧。

李小萌:虽然不漂亮,但是意义重大。

徐匡迪:现在问题是我放在我的办公室,要换水就不能换苏州河的水,我得换北京水了。

崔永元:那如果这个鱼在您的办公室死了,对北京的形象不好。我其实还想跟您接着谈这个苏州河的问题,其实居民是一个方面,还有一千家企业呢,企业更难,那个牵扯到的利益,牵扯到的人更多。

徐匡迪:确实你说的是非常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居民好动迁,单位难动迁,这里有些还是属于中央的部署单位,来头很大,也就是说不行,所以有些还是我们亲自出面召开会议来协调,但是总算都按期都搬迁了。但是居民动迁完以后,其实我的压力就更大,到底这个苏州河河水是不是能变清,或者说能不能治好,所以请了很多专家,请了各方面的人士。当时确实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是治不好的,因为苏州河是从70年代以后,大量的工业污水进去以后,下面有接近两米深的黑臭的底泥,刚才肖阿姨说到黄梅天为什么会臭呢?气压一低,下面发酵了,然后就冒泡了,把下面的臭味都翻上了,阴沟的臭味全翻上来了。

崔永元:闻到的有可能是明朝的味道。

徐匡迪:后来决定一个是叫截污,就是把污水一律不许向苏州河排放,包括居民的,包括工厂的,用大的截污管送到污水厂去处理。第二个叫调整苏州河的功能,苏州河原来是一条内河运输的河,就是环卫工人运泥沙石子都通过这条河运到上海来,河上作业有个特点,即使是船上有厕所,水也是排到河里的,生活的污无垃圾都往河里扔,所以先调整苏州河的功能,两岸的码头全部拆掉,然后苏州河就没有运输工人了,只有流水和景观的功能。

崔永元:观赏河了。

徐匡迪:观赏河,市区的河道变成观赏河。第三个是进行科学的调水,苏州河为什么臭?为什么黄浦江不臭,苏州河臭?很大一条原因是它是一条潮汐河,一涨潮的时候,有一米多的潮海水推进来,等到退潮的时候又往外走,苏州河从周围排进来的污水就在里头振荡,出不去,要七天才排出河口,毛主席老人家早就说过流水不腐,这个水流不出去就腐烂了,所以最后就决定了建一个闸,涨潮的时候把潮水挡在外头,把苏州河水往北调,从背面调出去,用泵再往北面的支流调,退潮的时候开闸,把水放出去。这样基本上进入上海市区的苏州河水不到两天就出去了,慢慢苏州河水就发生变化了。

崔永元:是不是上海几届的市政府也都为这个苏州河做了工作?

徐匡迪:对,真正治好苏州河实际上是几代市长的努力,经历了十几年,伦敦的泰晤士河是二十年,赛纳河是十年,我算算我们到2000年是14年。

李小萌:我就有一个问题,当时在上海我就想,尤其是环境治理的问题不可能是短期的几年就解决的,怎么能让这个工程不是一届政府的事儿,它能够通过什么样方式还是制度延续一届又一届,坚持做下来?

徐匡迪:是,这有一个上海市的环境整治的综合规划,就是一个城市经过一个科学的规划以后,一代一代地搞接力棒,没有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或者我来又翻烧饼,又另干一套,这个必须是几代人积累下来才能做好,所以大家我觉得现在在不断地做,也还是这个总的方案在进行。

崔永元:您看我们今天谈得多高兴,尤其是看到阿姨亲手做的这些礼物,真的特别高兴。

李小萌:我特别喜欢那个圣诞老人。

徐匡迪:这个送给你,这个是义工的奖赏,好吗?

李小萌:肖阿姨不舍得,行吗?谢谢您。

徐匡迪:谢谢阿姨。

李小萌:一要就行了,再要点别的。

徐匡迪:小崔不会问我要寿,你还年轻,把这个寿自己留着。

崔永元:就是不想给。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演播室都是这些东西多高兴,可是偏偏有这样一个图表,没办法,就非得为它皱眉头,我觉得为了警醒大家,我们把这个图表再拿出来放在这儿。我给您提的问题是,大概这个河流绿到什么程度算是合理的?按照您的预计,再过多少年、多少代这个绿能到那个位置?

徐匡迪:我想比较合理的或者预见的,将来能做到的大体上应该像长江这个情况,像长江这个情况,也就是说大概65%到70%的河段都是三类以下的优秀的水。

崔永元:现在只有两个河流,长江和珠江。

徐匡迪:对。长江能做到这个是因为长江的水量特别大,水量一大以后,少量的污染可以稀释和自净化。珠江是因为它比较短,当然也可以比较好地控制这个事儿。现在我们比较忧虑的,一个是松花江,尽管这个绿的很少,尽管这个紫色的也不多,但中间这一段,松花江前一段时间也出了一些问题,因为它有造纸厂,有大的化工厂。另外就是海河,海河这个污染劣五类以下的,比劣五类还差的水特别多,要接近超过一半了,因为它水量太少,难以自净,所以要想办法减轻海河的负担。但是海河要解决这些问题,现在进行南水北调了,当然也可能有所改善。我预计到2020年,如果全国平均绿的这部分能从37.7%超过达到60%就很不错了。

崔永元:2020年。

徐匡迪:2020年,还有十几年。

崔永元:到时候我们再做这个节目。

徐匡迪:我希望我能活到那时候。

崔永元:肯定没问题。到时候小萌,你来主持,我去当义工。

徐匡迪:因为有阿姨的寿字,我希望活到那个时候。

崔永元:其实水变好了,它是能让我们每个人都能活得更好的,所以咱们一起努力吧,谢谢徐匡迪先生,谢谢所有的客人。

李小萌:我有两个要求可以在结尾提吗?一个是我想感谢一下苏办的那些工作人员,他们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帮我们完成了这么一个突发奇想,不管是找线索、协调船只、协调车辆,感谢苏办的张主任、小顾、邝阿姨,还有两位司机,你们让我带的话我马上也给你们带到。他们说老市长早就答应他们,跟他们拍一张合影,到现在他们还等着呢。还有一个要求想请小崔帮个忙,就是现在苏州河的水上游览还没有对外开放,但很快要开放了,开放的时候你能不能跟他们说说,给这些两万户动迁居民每家送几张免费船票。

崔永元:没问题,到时候咱们台出钱。

肖光凤:我们等着。

徐匡迪:她等着你。

崔永元:我出汗了,我想没有问题,我觉得其实改造这个苏州河就说明上海的市政府把上海的老百姓放在心里,这个要求是太小的要求了。

徐匡迪:这个应该上海市政府请他们,不应该中央电视台来请。

李小萌:我其实就是想让您给这个承诺的。

徐匡迪:小崔抢太快了,我正要说,她就抢过去了。

崔永元:谢谢徐匡迪先生,谢谢所有的客人。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企业IPO上市详尽分析  |  A股与H股上市比较  |  香港上市的优势  |  香港上市要求条件  |  香港上市的流程  |  香港上市的时间  |  香港上市的费用  |  香港上市的模式  |  香港上市的规则  |  香港上市前融资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