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神华劣五类工业污水直排黄河 包头水源地告急

   时间:2013-05-07 09:31:00     浏览:289643    评论:0    
核心提示:50多岁的刘智杰,是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哈林格尔镇兰桂村7组渔场承包人,两年多来,他都没在黄河边600多亩的自己渔场打过鱼了。“我要让神华停产,国家会定我的罪,可是神华让我破产,却没人管。”4月20日,说起打不成鱼的事,他感到茫然。2005年左右,刘智杰承包了黄河滩边的渔场,承包期是15年。起初投8万多,干了7年,刚刚

50多岁的刘智杰,是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哈林格尔镇兰桂村7组渔场承包人,两年多来,他都没在黄河边600多亩的自己渔场打过鱼了。

“我要让神华停产,国家会定我的罪,可是神华让我破产,却没人管。”4月20日,说起打不成鱼的事,他感到茫然。

2005年左右,刘智杰承包了黄河滩边的渔场,承包期是15年。起初投8万多,干了7年,刚刚到每年有20多万元收入时,2010年下半年出现大批死鱼事件。

为此,他和同样遭遇死鱼事故的隔壁西海湖渔场——包头市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的承包人刘成义,一起寻找原因。

在包头环保局和渔政部门的帮助下,发现是一个直排入黄河的排污渠道漫灌导致。溯流而上七八公里,发现与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包头煤化工分公司排污有关。

他和刘成义,以及兰桂村7组因为浇污染水导致耕地绝收、人畜得病的村民一起找了多个部门,多个部门也进行多次协调但未果。环保部为此在2013年1月15日对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勒令停产,并开出10万元罚单,但该公司生产并未受影响。

该公司称经努力,目前公司出厂的污水已达到工业污水处理标准,水排到尾闾工程,已经不再排往黄河。该公司在3月18日通过环评验收,生产继续。

但每隔几天考察一次的刘成义等调查发现,迄今过去1个多月,该公司的污水仍源源不断地排往黄河,只是排放速度慢了一些而已。

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并发现,该公司处理后排出的污水经北京一家监测机构检验,的确已经达到了工业污水处理后的合格标准,但是按地表水标准看,铅和化学需氧量均为劣五类地表水水平。

本报从黄河委了解到的信息是,也正是这样工业达标的污水,但按地表水标准而言属于劣五类水,导致大部分黄河水被污染。

到今年2月为止,黄河干道的包头3个水源地仍未全部完全达标。其包头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昭君坟水源地水质1、2月份分别为4类、3类,未达到一级饮水保护区的2类地表水以上标准。其中1月份为氨氮超标。

而整个黄河,今年2月干支流劣五类水质的占比37%,四类到五类水质的占25.6%,能喝的1-3类水质仅仅占比36.8%。整个黄河涉及多省监测的100多个水源地,水质合格的不到一半。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水污染处理专家王占山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工业企业的排污标准,大大低于地表水标准。这导致工业污水排放到河流中,对农业、渔业和饮水造成了污染,亟需提高工业污水的排放标准。“至于对于农业渔业和居民健康造成影响的,应该进行赔偿,同时水利部应该加强管理,黄河委应该把黄河水质的工作抓起来,制定一个总体的方案。不能让工业企业想排就排。”

2011年3月,刘成义、刘智杰找到包头环保局反映此事,包头环保局九原分局也发布处理意见书(九原环信意见(2011)04号)中确认“发现神华煤化工、包钢向排污渠内排放废水”,并给出建议:“应向渔政部门进行咨询,委托有资质的单位对鱼苗进行尸检分析及损失评估”。

2011年10月19日,刘成义来到北京向环保部举报神华违规排污。2013年1月15日,环保部下发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未完成环评,责令停产并罚款10万元的通知。

但是根据记者了解,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只负责自己生产出厂的污水经处理后达到国家规定的工业污水标准[《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至于经过管网再处理达到更高的生活污水处理标准,则交给了包头市政府。而包头政府曾设想将神华工业达标污水排到南郊污水处理厂再处理,进而达到生活污水处理的水平(4级以上),被南郊污水处理厂拒绝,这导致未达生活污水处理标准的污水直排黄河,使得死鱼出现。

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工业污水[仅仅达到《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已经改排到尾闾工程。今年2月,环保部对该公司进行了环评验收。3月18日则下发了2013年第63号环评验收书。

但是刘成义、刘智杰并不买账。原因是,他们认为迄今该公司仍在往黄河排污,目前渔场的鱼仍有腐蚀的味道。

本报记者了解到,往黄河排污的远远不只是神华,当地包钢、包铝也往黄河排污。而整个黄河,除了最上游青海极少地区没有或者少工业企业排污外,整个黄河流域,所谓合格的工业污水(其实从地表水而言是劣五类水)都直排黄河,导致整个黄河2/3断面水质不达标。同时100多个监测的黄河引水源区,不到一半的水质合格为3类水以上。

包头一级水源地告急

包头昭君坟水源地迄今水质未达到2类地表水标准的一级水源地,甚至一度成为不能作为饮用的4类地表水。

刘成义承包的是西海湖渔场,也就是1万多亩包头市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地——包头市黄河昭君坟水源地保护区,此被污染损失的不只是渔业,而且导致整个包头的饮水源出问题。

“一级饮用水水源地的水是可以直接做饮用水喝的,现在被污染了,受害的是整个包头市的居民。”刘成义说。

记者从黄河委员会了解到,在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于2010年6月投入试生产后,该年6-9月,包头市的3大黄河水源地,即昭君坟、花匠营、镫口还处于水源地达标的地表水3级标准。但是从10月份开始突然变坏,化学需氧量和挥发酚、氨氮、汞等出现了不同程度不同时间的超标,水质部分开始下降到4级甚至5级,一直到2013年1-2月份,水源地仍未全部达标。

而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地表水标准,进行渔业养殖,水质需要达到3级以上。从事作为鱼虾类产卵场、仔稚幼鱼的索饵场,以及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一级保护区地,水质需要达到2级以上。但是截至2013年2月,黄河昭君坟、花匠营、镫口水源地取水口水质均低于2级。其中昭君坟、镫口取水口1月水质为4级,氨氮超标,不适合饮用。2月花匠营取水口水质为4级,氨氮超标。其余的为3级,也达不到一级水源地的标准。

而黄河昭君坟水源地取水口,正是刘成义承包的西海湖渔场所在的包头市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昭君坟水源地保护区。昭君坟水源地迄今水质未达到2类地表水标准的一级水源地标准,甚至一度成为不能作为饮用的4类地表水。

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入黄河的排污口都在包头3大水源地的上游,昭君饮水源地保护区距离上述排污口只有3000多米,刘成义认为,该水源地受污染的警报迄今并未解除。

刘成义只要有时间,都会去九原工业园区立交桥下的神华污水排污口检查,他发现从2010年冬季到现在,自己渔场的水一直有问题,鱼存在腐蚀的味道。污染还在继续,从神华污水排污口一直往下7公里多,到包钢尾矿坝排污口,再往下到黄河,污水到2013年5月份,仍在流动。

刘成义和刘智杰两人最初发现鱼出问题,是在2010年冬季。

刘智杰告诉记者,从2010年冬季开始,很多到他鱼池钓鱼的人告诉他,钓上来的鱼有异味,他没在意。一直到2011年春季破冰后大批死鱼翻上来,他才认识到问题。同时,刘成义也发现,成千上万的鱼突然死了。两个人一起查找原因,逆流而上七八公里左右,花了一整天时间,发现是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作怪。

百亩耕地受污染绝收

从刘智杰受污染的兰桂村7组渔场的水,仍在源源不断地浇往兰桂村的农田。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黄河水源地被污染后,当地农业用水也遭遇很大程度的危害。

包头九原区哈林格尔镇兰桂村7组村民张新(化名)称,自己有40多亩耕地,30多亩在黄河边的已全部被污染。其在2010年前玉米种植每亩有1000多斤,但2011年玉米亩产只有400斤,2012年甚至玉米发芽都困难了,于是30多亩全部被废弃。其原因,与灌溉黄河的水有关。

张新的村(组)距离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的入黄排污口最近,这些水在2010年夏季浇地时,就出现了问题,比如有些村民浇水浇到腿上起了红疙瘩,同时发痒。玉米地上边有一层黑黑的东西。玉米1米高时,用黄河水浇水后会枯萎死亡。

上述情况,本报记者在多名兰桂村村民口中获得了证实。整个7组,目前已有500多亩耕地被废弃。兰桂村7组、5组、6组、1组等多组组长到林格尔镇政府反映黄河水被污染,导致浇地后农作物受到影响,镇政府暂时没有拿出解决方案。目前该镇给兰桂村打了3口深约130多米的井,但是迄今只有1口深井可以用,其余的2个水少。这也是兰桂村7组500多亩耕地被废弃的原因。

记者也了解到,实际上在整个兰桂村,废弃的耕地远远不止500多亩。比如兰桂村西边的一块废弃地,就有1000多亩。只不过,这些被废弃的时间更早些。

迄今,从刘智杰受污染的兰桂村7组渔场的水,仍在源源不断地浇往兰桂村的农田。当地村民的解释是,目前政府打的1口深井非常有限。全组大部分田地,仍不得不使用黄河污水浇地。

居民牲畜得传染病

7组有养羊的20多人得了羊憨憨病,该病由羊传染。

除了鱼类死亡和耕地绝收,更可怕的影响是当地农民出现了一些怪病。本报记者采访获悉,距离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入黄排污口最近的兰桂村7组,全组有养羊的20多人得了羊憨憨病,该病由羊传染。特征是全身无力,发烧。为此,目前包头卫生部门已将得病的羊全部焚烧,同时帮助村民治疗。但是该病到底由什么原因发起,仍不得而知。

但村民认为,是羊随意饮用黄河被污染的水导致。“在2010年神华6月投产前,本地从未有羊憨憨病,羊的羊憨憨病是2010年下半年得的。2011年,出现人传染了羊憨憨病,最早是2011年2月医院发现的。”该村一位62岁的村民说,国家目前对确诊后感染者给以免费医疗,迄今无部门管理此事。

而兰桂村7组之外的地区,由于距离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入黄排污口远,用黄河水浇地均未出现大的问题,人畜也没得羊憨憨病。

一位防疫专家认为,羊憨憨病其实是布鲁氏菌病,如果水质变化导致布鲁氏病菌发生,有可能使得该病产生,但是卫生部门暂时无法寻找水污染源。同时除了最初4人到锡盟医院诊断拿到了诊断书外,其余的得传染病的居民尽管得到了免费治疗,却没有任何诊断书和具体病的说明。

记者了解到,兰桂村的上述传染病,最早是在2010年下半年发现羊发病。包头防疫站为此前来检查,2011年5月把所有得病的羊用针剂打死,倒上煤油烧死后掩埋。2011年7组全组烧了100多只,2012年8月再次烧了一批50-60只。但包头防疫站并未给当地居民说明原因,给了每只死羊的补贴,2011年每只补贴600元,2012年每只补贴800元。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吴清民,专门从事布鲁氏菌致病机制和防控技术研究。他认为,人畜得了布鲁氏菌病,与煤化工水的重金属超标应该没有直接关系,可能与购买的羊源有问题存在关联。同时水源如果被污染,存在布鲁氏菌,羊喝了本身会得病,但是这个水源是如何被污染的,要仔细查。如果上游有羊得了该病,也可能污染水源。

到底该用哪一种标准

目前中国工业污水排放达标的,按照地表水标准都属于劣五类,即丧失了基本使用功能。

尽管刘智杰等当地村民一致认为神华包头煤化工违规排污,是导致鱼类死亡、耕地绝收,甚至人患病的根源。但从环保排污标准上看,该公司排放污水并不“违规”,即其出厂的污水已达到工业污水处理后一级排放标准。

本报记者获悉,在2010年6月该公司试生产大半年后,次年3月29日,神华包头分公司提出环保验收监测申请,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受理了该申请,并于2012年3月正式出具了《神华煤制烯烃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报告》。2012年6月29日,环保部在其官方网站上正式将此检测结果进行了公告——“关于2012年6月份受理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和调查结果公示的通告”。

该报告显示,气化灰水车间排口废水、低温甲醇洗废水中氰化物、总铬最大排放浓度,脱硫废水出口砷、汞最大日均浓度,污水总排口(排昆河)各项监测因子,均符合《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标准要求。但生化处理站出口废水除悬浮物、总磷超标。

而记者从环保部获悉,在今年3月18日,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获得环保部的环评验收,验函是〔2013〕62号。但是此种合格仅仅是从工业污水排放而言的合格。

记者获得一份取自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在九原区立交桥下排污口的水质监测发现,该10项目指标,也符合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

不过这些监测指标,如果按照地表水标准(《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有2项指标超标,为劣五类地表水。其中化学需氧量为54毫克/升,超出5类地表水40毫克/升的标准的30%。铅为每升0.411毫克,超出5类地表水最低标准0.1毫克/升的300倍,属于劣五类水,连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质量都没达到。这可能是当地耕地最后被污染进而被废弃的原因所在。

目前全国水指标有多个,其中涉及污水的有《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涉及地表水的有《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涉及生活污水的有《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 )。这3个标准差别巨大,其中《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的合格水,对于地表水和城镇污水处理长污水排放标准而言,标准太低。

比如《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的合格水规定,1998年1月1日后建成的单位,化学需氧量排放最低标准可以是1000毫克/升,但是《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的5类水、《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的3级标准分别是40毫克/升,60毫克/升。这也就是说,化工企业按照污水排放标准的合格水,如果按地表水看,属于劣五类。而从城市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的标准看,工业合格污水标准也过低。

“现行的工业污水综合排放标准太低。过去出于经济发展的目的,放宽标准的,但是现在考虑到环境和农业发展,以及人民健康问题,需要提高工业污水的排放标准。” 清华大学教授环境学院教授、水污染处理专家王占山表示。

环保部华北环保督查中心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工业污水的标准是1996年制定的,相比地表水和城镇生活污水处理标准,非常滞后,现在进行重新修订的迫切性很大。同时细分更多的行业实施更高标准,也很重要。

何时污水能不直排黄河?

对工业企业排放污水是否再处理进行回收利用,这完全取决于地方。

工业污水能否进行城市污水处理厂处理,达到循环利用,进而达到4类或者5类的农业、工业用水标准,值得研究。

记者获悉,在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投产后,九原区也开始建设九原污水处理污水回收管网工程。该公司从2011年5月1日施工,预计2011年12月31日竣工,预计投资2.14亿元,占地389亩,服务对象是昆都仑河以西,包兰铁路以南,包头市九原区所辖哈林格尔镇、哈业胡同中心集镇、内蒙古包头九原工业园区所在区域内的工业和生活污水。

而该项目迄今仍未投产,挖好的渠道,仍处于闲置状态。短期内,该厂难以处理神华的工业污水。

为此,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之前根据环保部要求,预备将工业达标的出厂污水排往包头市南郊污水处理厂,进行再处理,预期达到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后的水平。但是南郊污水处理厂以能力不够而拒绝。为此,这使得神华大批的工业劣五类水通过雨水管线直排黄河,这是刘成义和刘智杰的渔场和黄河受污染的原因。

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称,到2011年6月30日该雨水管线具备使用条件,工业污水可以排到昆都仑河,再进入黄河。这是此后环保部2013年1月15日对该公司罚款的原因。目前神华公司的污水开始排往尾闾工程,不再直接排往黄河,所以2013年2月,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煤制烯烃项目经过了环评验收。

该公司称,过去“达标排放的含盐废水在黄河稀释作用下,环境影响在可控制的环保容量之内”,并且现在污水不再排黄河,进入了尾闾工程,已经过了环评验收。

但刘成义和刘智杰不认可这个说法。所谓神华出厂的工业污水排往了污水处理厂再处理的事实,并不存在。同时渔场的鱼有腐蚀味道,仍不能食用。

根据包头市政府的说法,尾闾污水截流工程全长共12.3公里。2012年10月左右该工程已全部完成,其中九原区修建的包头市神华煤制烯烃建设污水管线全长22.2公里,整体管网已完成建设。但在此之前,内蒙古华电包头发电分公司、东方希望包头稀土铝业有限责任公司、包钢(集团)公司、包头西机务段、神华煤制烯烃5家企业的污水无法进入九原泵站送至下游,使得5家企业废水全部排入昆都仑河,再进入黄河。

上述5家企业出厂的工业污水排放达到国家工业污水标准,但是达不到地表水标准(属于劣五类),进而污染黄河,可能是目前整个6成以上黄河断面被污染的一个缩影。

如何解决工业污水再处理的体制问题,使得黄河水质达标,显得非常紧迫。记者获悉,目前工业污水是否该再处理,完全由地方做主。

包头市建委城建科科长王冠指出,城市生活污水经过处理后,基本达到了除直接饮用外的其他标准,上述九原污水处理污水回收管网工程,除了处理城市生活污水外,还将处理工业污水。但是工业处理达标的污水有无强制性进入到城市污水管网再进行处理,进而回收利用,还不好说。

根据公开报道,神华包头煤化工公司烯烃项目总投资170亿元,是世界首套最大煤制烯烃示范项目。该项目于2007年9月开工建设,2011年1月,项目正式投入商业化运营,试运营当年即累计生产聚烯烃产品50万吨,营业收入56.4亿元,实现利润近10亿元。

2012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31亿元、利润6亿元,成为中国5个现代煤化工示范工程中第一个进入商业化运营并取得较好效益的项目。

记者从环保部以及相关多个部门了解到,环保部通过环评验收,并不意味着这些项目不存在污染。因为每个地方的排放标准不一样,比如像北京、天津对于工业污水的排放标准,就比全国高得多。如有地标,一般就直接用地方标准。“如果地方没有标准,工业企业达到全国的污水排放标准后,对于工业企业排放的污水是否再处理进行回收利用,这完全取决于地方。”一位专业人士说。

据黄委会资料,截止到2012年第三季度。全国整个黄河饮用水水源地、农业用水区达标率分别只有34.8%、59.4%。内蒙古饮用水源地、农业饮用水区达标率分别都只有33%。

国家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专家胡学海认为,黄河应该对重点区域强化处理,根据每一个地方具体情况,强化减排指标。比如即使一些工业企业出厂的污水达到了工业污水排放标准,但如果该企业的污水排放口涉及到饮用水等区域,就应该提高标准。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办公环境 | 经营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客户案例 | 联系我们
战略合作 | 广告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6-2019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在线留言
QQ咨询
email
电话咨询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