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湘江重金属污染调查:镉铅超标粮食仍在流通

   时间:2011-05-17 08:53:00     浏览:751915    评论:0    
核心提示:曾经水天相连浪遏飞舟的湘江,蜷缩在空旷的河道里,萎缩得只剩下眼前一湾浅浅的浊流,从流速上看,柔缓得几乎快要失去前行的动力。这是记者在湘江株洲段看到的情景。湘江株洲段水文站数据显示,4月底,湘江株洲段水位创自1954年有历史记录以来出现的同期最低水位。由于水位创出历史新低,导致株洲航电枢纽上游上百条船舶滞留

曾经水天相连浪遏飞舟的湘江,蜷缩在空旷的河道里,萎缩得只剩下眼前一湾浅浅的浊流,从流速上看,柔缓得几乎快要失去前行的动力。

这是记者在湘江株洲段看到的情景。湘江株洲段水文站数据显示,4月底,湘江株洲段水位创自1954年有历史记录以来出现的同期最低水位。由于水位创出历史新低,导致株洲航电枢纽上游上百条船舶滞留。

更可怕的是,由于湘江水位持续处于历史低点,导致水体自净能力大幅降低,随着大量带有重金属污染物的废水不断流入,沿江城市的供水安全隐患陡然上升。

全长856公里的湘江,被喻之为湖南的“母亲河”。长期以来,由于沿岸工业的开发,大量工业污水直排入江,导致湘江重金属污染成为全国之最。

近期,在国务院及湖南省的高度关注之下,随着一系列针对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动作的展开,有关湘江重金属污染问题又到了一个临界点。“湘江所受的重金属污染,已到了非治不可、刻不容缓的地步。”在实地调研和听取汇报之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如此表态。

今年3月底,国务院近期已批准的《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是迄今为止全国第一个获国务院批准的重金属污染治理试点方案。

湖南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经过治理,力求2015年铅、汞、镉、砷等重金属排放总量在2008年基础上削减70%左右,并通过5到10年的时间基本解决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重大问题。

“湘江重金属污染问题的关键还在于,一方面历史积累问题成堆,另一方面,新的污染排放仍在继续,旧债不清,新账不断,如此恶性循环,何时才是终结。”湖南省环保厅一位负责人说。

为此,记者走访湘江沿线,实地调查湘江重金属污染的现状。

源头探访

郴州青兰乡的聂锡村,邻近湘江的源头。

这是一个由于采矿污染而深受其害的村落。

在熟悉情况的村民带领下,记者乘车沿着村外两座巨大山体之间的山谷来到接近湘江源头的主要支流舂陵水畔。回望四周,只见一座座矿场选厂沿山逶迤层层叠叠,看上去气势巍峨,而与此相应,大量含有重金属的污水汇集山谷直泻江中。

随行的村民告诉记者,由于附近水源几乎都被污染,在附近矿场选厂打工人员的饮用水,全都从外面采购。

69岁的村民廖定勋说,原来聂锡村有三条水源,由于自然条件优越,曾被称为“神仙洞”。“没开采矿山之前,村子里有上千亩茶园,种植油茶树,年产茶油2万多斤,现在1斤也没有了。”

村民江晨霞说,原来聂锡村大多数人家每年都会种黄豆,但现在由于空气污染,一刮西北风,豆子就落叶,有的枯萎,有的死掉,基本上没有收成。现在只能种玉米,花生都长不好。

“前几年村里在山上种植了500多亩橘子树、桃树,5年才长了几十厘米,更不用说挂果了,”江晨霞说,“农作物收成不佳,村里的劳动力大都到珠三角以及温州等地靠打工谋生。”

青兰乡党委书记刘小兵告诉记者,现在郴州市和桂阳县对环保问题高度重视,已经编制专门的减排及污水治理方案,前期资金已经到位,相关项目从5月份起动工,预计到今年10月份左右,整个矿区污染情况将彻底改观。

事实上,在整个湘江源头范围内,雷坪矿还不是最为典型的情况,在郴州、衡阳等地大量的采矿冶炼企业都在没有任何环保设施的情况下进行生产,大量含有重金属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排湘江及其支流。

浏阳河哀歌

站在湘江支流浏阳河边,看见河水呈褐色和深绿色,漂浮着一团团的絮状物,寂静的河面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一位带着小孙子经过河边的张姓老人告诉记者,原来的河边都是自然形成的草甸缓坡,河水很清,鱼虾成群,每当日落的傍晚,很多的市民前来游泳嬉戏,捞鱼摸虾。

浏阳河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位于浏阳市10多里之外,地处上游的七宝山矿区。

设在七宝山乡里的治理机构有一个复杂而冗长的名称:浏阳市七宝山乡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暨老矿山废渣治理工程项目建设指挥部。

上述部门办公室黎主任向记者介绍,七宝山老矿区在长期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含镉、铅、汞、砷、锌、铜等重金属物质的酸性坑水、洗选废水、氰化提金的生产废水以及废渣等,不仅污染了宝山河水质,还使得宝山河的河床不断抬高。同时,当地农民用矿山的矿坑水、尾矿坝渗沥水、选矿废水等灌溉农田,也致使大量重金属沉积在土壤和河床中。

2001年,在资源枯竭和市场疲软的背景下,原有的省属企业湖南省七宝山硫铁矿被关停。

2004年,随着市场的复苏,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又借助原来七宝山矿的开采许可证以及土地厂房重组了股份制企业湖南博隆矿业开发有限公司。黎主任介绍说,该公司在2005年建成了污水处理设施,排放基本达标,“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历史遗留问题。”

在七宝山乡人大主席办公室,记者见到正在就博隆公司污染问题进行投诉的七宝山村村民李坤胜。他告诉记者,现在方圆几里范围内的水都不能用,虽说接通了外地的自来水,但水质还是不行。

他表示,现在博隆公司每天将几百吨含有重金属的废渣运到水泥厂,一路撒落,在马路上堆起厚厚的粉尘,造成极大的粉尘污染。

李坤胜家总共1亩4分田,由于污染,每年最多打六七百斤稻谷,有一年甚至只有200多斤,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

即便只是“历史遗留问题”,解决起来也不容易。

为治理七宝山老矿山历年遗留下来的重金属污染,初步估算,仅废渣治理就要投入8680万元,其中中央投入1300万元,其余部分地方自筹,“这个难度很大,”黎主任说,“现在工程建设环节太多,还没开工就要花掉很多钱。七宝山重金属治理在勘测、设计、评审、环评、施工招投标等环节的前期费用就要几百万。”

清水塘梦魇

谈到湘江重金属污染治理,湘江环绕的株洲清水塘总会被列为重中之重,而株洲冶炼厂则被视为“主要元凶”之一。

记者在株洲冶炼厂党政办公室负责做统战工作的黎继志的引领下,从株冶办公楼出发,沿着厂区大道一直走到位于厂区另一端的污水处理厂。从进入厂区大门开始,一股刺鼻的异味就开始如影随形地陪伴着,随后一路上都有肆意横流的污水。

经过铅冶炼工厂时,气味尤其浓烈呛人。事实上,在清水塘的重金属污染治理过程中,除含重金属污水之外,各种金属烟气的治理也属重点对象。

早在2008年,清水塘循环经济工业园21个污染治理项目、45个循环经济产业项目近日分别被列入《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08—2015)》和《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园区项目库》,总投资27.41亿元。随后,被列入《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园区项目库》的清水塘工业园区45个循环经济产业项目,总投资113.2亿元。株冶厂区污染排放的现状,更让人感觉治理的难度。

在株冶污水处理厂,记者看到了技术先进的处理设施如何让重金属污水净化之后成为可循环利用的中水直至达到可养鱼、甚至饮用的标准。不过,也有令人担忧的事情,据介绍,每年雨季仅株冶厂区就有大约50万吨含有各种金属污染物的地表水被直接排入湘江。

“由于清水塘工业区重金属污染问题沉疴已久,历史欠账较多,治理难度很大。因此,还存在诸多问题。”株洲市环保局副局长何冰说。首先是工业废水中重金属污染物排放总量仍然较大,以株冶、株化为主的企业在2008年在湘江环绕的清水塘区域内排放上百万吨的工业废水中,含镉1.49吨、砷7.29吨、铅2.22吨、汞0.11吨。其次,在废渣污染和河道底泥中沉积重金属污染、土壤污染方面存在大量问题。

尤其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清水塘工业区大约10平方公里农田镉铅超标严重,已经不适宜种植农作物,但农民仍在种植粮食、蔬菜,镉铅超标的粮食、蔬菜仍然流通于市场。

“国务院近日已批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株洲清水塘也被列入重点治理的7个区域之一,相信未来会加大力度,推进重金属污染治理的进程。”何冰说。

 
打赏
 
更多>同类政府融资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政府融资
点击排行
IPO  |  香港上市(IPO)  |  A股与H股上市比较  |  香港上市的优势  |  香港上市要求条件  |  香港上市的流程  |  香港上市的时间  |  香港上市的费用  |  香港上市的模式  |  香港上市的规则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6-2018 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